礼乐龙舟制作工匠区焯贤坚守58年
船桡荡起美好希望 龙舟延续百年乡情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20-06-14 08:52

礼乐龙舟竞渡是极富群众基础的传统体育竞技活动。

礼乐龙舟竞渡是极富群众基础的传统体育竞技活动。

区焯贤对龙舟进行打磨。

区焯贤对龙舟进行打磨。

区焯贤退休至今已打造了上百个龙舟工艺品。

区焯贤退休至今已打造了上百个龙舟工艺品。

扫扫二维码

扫扫二维码 看新闻视频

    礼乐河畔,两行高大的落羽杉郁郁葱葱,河面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岸边静静停靠着几条小舟,三两渔民悠闲地坐在船上垂钓。

    位于礼乐河畔的二星宫联捷坊龙舟基地,在几棵落羽杉的荫蔽下显得很是狭小。基地里摆放着四条已经成型的龙舟,黄褐色的船身打磨得十分光滑,略有光泽,旁边堆满了大锯、锥仔、手拉钻、锯锉等各式工具。

    小小基地布置简陋,却是区焯贤的天地。

    作为江门市非物质文化遗传承人,著名礼乐龙舟制作工匠区焯贤自小挚爱龙舟,16岁便进入新会船厂学习龙舟制作,现年74岁、头发花白的他仍然在坚持打造龙舟,其造出的每一条龙舟在各项大赛中均获得好成绩,得到各坊龙舟扒手的广泛好评。“出不出名不重要,主要是要留住龙舟里的乡情。”区焯贤说。

    策划/叶桃

    统筹/王平强 王建华

    文/图 张叶青 郭永乐

    视频拍摄/郭永乐 后期制作/张叶青

    耳濡目染

    立志做一名出色的龙舟师傅

    礼乐属冲积平原,河涌纵横,域内礼乐河、张围河、丘镇涌、中心河、三夹海、三多里涌、二星宫河等大小河涌状如蛛网,田园与田园之间,村落之间,都有河涌相隔。历史上,乡民们到田间耕作、走家串户、外出谋生都要靠划船出行,那时的礼乐无桥、无渡,无舟不通行。

    独特的水乡环境,慢慢催生了“礼乐龙舟竞渡”这种极富群众基础的传统体育竞技活动。据史料记载,礼乐龙舟竞渡起源于清朝康熙十五年(1676年),至今已有300多年历史,2007年礼乐龙舟被列入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礼乐龙舟竞赛活动有“扒(划)节龙”(每年端午节的友谊赛)、“出大标”(每三年一次的大奖赛)和到外地参赛三种形式,其中“出大标”规模最大,最富地方民俗文化特色。每届“出大标”竞赛定在农历八月秋凉时分举行,届时8条大龙舟齐聚,每条龙舟配备扒丁、鼓手、锣手等共70多人,参赛人数近600人,观众多的时候可达十万人,是南粤大地的一道奇观,万众参与、百舸争流,蔚为壮观。

    “小的时候,每次‘出大标’,天还没亮,我就会去河道边抢占好位置。”区焯贤说起少时看龙舟大赛的场景,满眼是光,“那时候几乎所有乡亲都会去看,村里还邀请本地籍的海外华侨回来观看,再加上外地慕名而来的游客,整个河岸边里三层外三层都是人”。

    “出大标”的赛道起点在夹橹(今礼乐大矫),终点在江门造纸厂涌口(即第一涌口),全长5000米,比赛采取折返的形式,共10个来回,赛程18.7公里。“鞭炮声噼里啪啦,岸上的加油呐喊声此起彼伏,扒丁们划桨声‘刷刷刷’,那叫一个热闹。”区焯贤说,“比赛全程要三四个小时,我却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

    区焯贤对龙舟的痴迷,促使他自小就喜欢研究各式木匠工艺。少时,家里祖父辈都是种地的,没有人可以教他做龙舟,他就自己找几块木板随便拼着玩。“我们那个时候,不像现在的小孩子,喜欢的玩具都能买到,我们自己喜欢什么,就只能自己动脑筋、自己去钻研。”区焯贤说,“大概七八岁的时候,我搞了两块木板随意拼接成一条小船,放在水里竟然就能划了”。

    在耳濡目染下,区焯贤立志要做一名出色的龙舟师傅。16岁时,他来到了新会船厂做木工学徒,开始了专业的龙舟制作学习。

    刻苦好学

    钻研龙舟制作技艺成绩斐然

    在竞争激烈的龙舟竞渡中,有一条出色的龙舟是各村获得荣誉的基础保证,也是各龙舟扒手人身安全以及龙舟竞渡活动的安全保障。鼎盛时期,礼乐曾有9条大龙舟,至今还存有8条,其中联捷坊的“桃果红”龙舟,就出自区焯贤之手。

    凭借着自己的天赋,再加上刻苦好学,区焯贤进入新会船厂仅半年就能独立打造龙舟了,他骄傲地告诉记者:“别的学徒至少要学三四年才能独立打造龙舟,我在船厂三四年就被评为四级师傅,很多人干了十年才是三级师傅。”

    龙舟的制作过程很繁琐,工序复杂,要求严格。“选材、起底、起水、打水平、转水、做大旁、上桐油灰、刨光、安装龙头和龙尾等各个环节全是手工完成,关键要靠造龙舟师傅的经验,特别是眼力,所以俗话有‘方、平、圆、直,一眼睇掂’之说。”区焯贤介绍。

    在二星宫联捷坊龙舟基地里,区焯贤一刻不闲,边和记者说话,边对龙舟进行打磨。“细节决定成败,别看打磨的环节很简单,但却藏着深深的学问,龙舟打磨得好,不仅外观漂亮,而且能减少水的阻力,使龙舟划得更快。”他说。

    龙舟打造的每个环节技巧不同,各有侧重。“接龙骨最为关键,龙骨木头不能短于15米,而且必须是整根的,按照底骨三件板两个掌口驳接而成,这个接口不能太紧也不能太松,太松了龙舟不够牢固,太紧了影响龙舟活性。”区师傅说。

    区焯贤造了一辈子龙舟,对每一条龙舟都有深厚的感情,他带着记者来到龙舟基地旁,“看望”和自己相伴了四十多年的老伙计——“桃果红”,龙舟长35米,虽然饱经岁月沧桑,船身却依然光滑如初。区焯贤抚摸着船身,告诉记者:“这条龙舟对我来说意义非常,自1978年参赛来,它夺得了多场大赛的冠军,获得‘二龙比翼’‘飞龙逐冠’‘一龙齐冠’‘三跃龙门’等多个牌匾。”

    凝聚乡情

    打造逾百个龙舟工艺品

    退休之后,区焯贤并没有闲下来,联捷坊的龙舟维护还全靠他,其他地方造龙舟也会请他去当技术顾问,也偶尔有外地老板找他订制龙舟。

    礼乐龙舟赛事举行的所有经费全靠民间自筹,每条大龙舟打造成本在40万元左右,而每条大龙舟的使用周期长达数十年,但近年来礼乐龙舟打造的市场逐渐萎缩。

    “我年轻的时候,造龙舟是一个很吃香的手艺活,你会这么一个手艺,一不愁没饭吃,二不怕娶不到老婆,像我这个年纪的很多礼乐人都会造龙舟,但是现在基本没人做了。因为造龙舟成本太高了,又赚不了几个钱,没有年轻人愿意学这个。”区焯贤蹲在龙舟旁有些失落。

    造不了大龙舟,那就造“小龙舟”。闲暇之余,区焯贤便开始制作龙舟工艺品,按照传统龙舟一模一样的工序、结构、技艺特点等,按比例缩小造“小龙舟”,小的只有几十厘米,最大的也只有三米五长。龙舟虽小,龙头、踏板、锣鼓、船梢、船桡、坊牌等器件却一样不少。小小的龙舟线条流畅,船身光滑,龙头高翘,造型威武。

    区焯贤说,退休至今,他已打造了逾百个龙舟工艺品,“每个‘小龙舟’打造需要十天左右,看着自己花费心血造出来的龙舟,心里总会觉得特别踏实,希望小小的龙舟能流传到更多的地方,让更多的人认识、了解礼乐龙舟。”他说。

    在礼乐龙舟竞渡广泛开展的今天,它已成为活跃乡民文体生活、以龙会友、招商引资、联系外界的纽带。“龙舟打造技艺并不是什么秘密武器,我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轻人来找我学做龙舟,我一定尽心教。”区焯贤说,礼乐龙舟不仅承载着自己的梦想,更承载着“爱国爱乡、团结拼搏、和谐进取”的礼乐精神,希望这种精神能恒久流传,激发礼乐人民创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责任编辑:吴惠英 )

蓬江区文化馆:让文化艺术触 ...

    一直以来,市区的江华路和水南路一带是人们觅食购物的好去处,而蓬江区文化馆就藏身在这片喧闹的老区中,让市民热闹之余,也有一个安静的场所休闲放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