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乡印记 | 百年侨校薪火相传 彰显侨胞家国情怀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21-09-26 07:07   

乡村侨校多以碉楼“拱卫”师生安全。

乡村侨校多以碉楼“拱卫”师生安全。

学校围墙上有华侨捐资的芳名。

学校围墙上有华侨捐资的芳名。

由华侨接力捐资兴建的田心学校。

由华侨接力捐资兴建的田心学校。

旅美乡亲马汝荣写给田心学校的信件。

旅美乡亲马汝荣写给田心学校的信件。

    “希望大家齐心合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刷新校舍,油漆大楼……”“发动捐款、扩大校舍,以奠百年树人之大计。”

    一纸银信连世界,纸短意深。华侨们殷殷期望、谆谆嘱托,只为发展家乡的教育事业,为了祖国培养明天的建设者。

    在五邑侨乡,每一座华侨建筑,都是一段浓缩的历史、一份精神的传承。位于台山白沙镇的田心学校,是一座有着近百年历史的典型乡村侨校。它由一代代华侨接力捐资兴建,犹如一部立体史书,是一代代华侨爱国爱乡的重要见证。

    我们走近田心学校,翻阅侨胞与学校的往来信件,感受着纸短情长。它们记录着一所乡村学校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建造过程,也述说着一段段莘莘学子砥砺奋进的峥嵘岁月。

    劳苦功高

    华侨为建校竭心尽力

    在《白沙侨刊》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沿着蜿蜒的乡间小道驱车不断深入,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所已经在导航地图上不曾标注的学校。在白沙镇阳领村委会马洞片区田洋村口,一片青绿的稻田旁,“田心校园”四字赫然出现。

    走入校内,穿过通道到达小操场,抬头就可以见到那栋最初的碉楼式校舍。这是侨乡一栋中西风格融合的建筑,回字形构造,内部有教室、礼堂和阅览室等。一角是4层高的碉楼,顶端有穹顶。整个建筑浑然一体、毫不突兀,历经百年冲刷,碉楼上的“田心学校”四字仍然苍劲有力、格外耀眼。

    “因为当时盗贼猖獗,许多家长担心土匪绑架小孩进行勒索。为了让学子能有一个安全的求学环境,所以当时华侨兴建学校时往往要建一座碉楼,保护师生的安全。”侨刊工作人员介绍,田心学校是20世纪20年代当地华侨捐资筹建的学校。当年的海外乡亲耗尽心血,就是为了能让家乡的学生有个好地方读书,他们为了这个目标出钱出力,更有甚至付出了生命。银信收藏研究者李柏达告诉记者,早年间,老一辈华侨大多家境贫寒,后来他们远渡重洋,漂泊他乡,却因为文化程度普遍不高,给生活和工作造成诸多不便,所以深知教育的重要性。

    据了解,马洞片区是白沙马氏宗族的聚居地,清末时期,一批批马氏族人就陆续漂洋过海到海外谋生。1922年,马洞田洋村旅加拿大乡亲马大运筹划倡办田心学校。他在美加等地发动募捐后,亲自将募得的25000加币带回家乡,主持校舍的奠基和兴建。到了工程后期,因资金不足,他再度回到加拿大募捐,在募捐途中因操劳过度,不幸辞世。

    “在五邑华侨捐资助学的历史上,马大运不是捐款最多的,但他的精神是伟大的。他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华侨爱国爱乡爱教的赞歌,他永远值得我们永远怀念。”侨刊工作人员说,马大运的精神感动世人,后又有华侨德尚、德树二人各捐建教室一栋,于1924年落成。众多旅港乡亲也捐了港币7000元,用于购置教学设备,田心学校终于得以成功开学。学校的兴建使得原先分散在各处私塾的学生能够集中起来,给马洞村教育事业的发展打下了良好基础。

    鸿雁传书

    为办学出谋划策

    学校兴,则教育兴;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老一辈华侨深深明白这个道理。除了硬件的资助,为让学生能更好地接受教育。在与田心学校相互沟通的信件中,华侨们也不时通过介绍美国、加拿大等地的教学方法,让师生们开阔眼界,提供学习思路,“改善教学的方法,用科学的方法指导学生学习”,希望当今的教育不要像他们旧时“死读书一样”。

    为了更好地传承家乡教育事业,马仁义、马才稳等侨胞甚至不惜“上书”主管的教育部门,请求他们不要调离田心学校校长陈秋霞,让她“继续在我校服务,驾轻就熟,贯彻正待完成之教育大计而收事半功倍之效”。

    “20世纪80年代中期,陈秋霞任校长已有十余年,因教学成绩卓著,尤其密切关心海外侨胞,久为广大侨胞所敬仰,所以那时华侨都希望她继续在学校任职。”田心学校82岁退休教师马健全曾与陈秋霞同在田心学校共事十多年,他认为陈秋霞校长富有教育经验及任事精神,团结教师,训导学生,合作家长,联系群众,处理事务,精细勤奋,因而深受广大师生及胞侨们的爱戴。

    “欢戴人民好老师,送贤犹悔非其时。陈情不尽殊难舍,秋意止浓赋别离。霞彩慈云高德望,好求化雨育英奇。校群关系前无比,长幼乡邻向日葵。”直到后来荣休,华侨们还不忘写藏头诗发表于当地侨刊,以歌颂、欢送这样一位好校长以及她为这所侨校所做的一切。

    “从捐资办学到设立帮扶贫困学子的奖学金,从介绍教学方法到关注师生发展,华侨们一直以来都非常关心家乡教育事业的发展,但受限于当时交流渠道,他们多数是只能通过寄送书信、照片及侨刊等来相互沟通,了解学校、家乡的发展情况。”侨刊工作人员表示。

    青史斑斑

    家国情怀薪火相传

    午后阳光正猛,当年校园内种下的一棵棵小树苗,如今早已绿树成荫。行走在宁静的校道上,风吹动树叶响起沙沙声一片。学校内外的一点一滴随处可见华侨捐资助学的痕迹。青史斑斑,赤心拳拳。哪怕一个亭子,一张石凳,现在都成为最好的见证。

    “田重人才兴学校,心怀桑梓革芳园”,这是该校学生、旅美华侨马汝荣题在学校校门上的对联。马健全告诉记者,田心学校图书馆、凉亭、体育设施、学校围墙等后期一系列扩建的项目多数由马汝荣捐建。

    马汝荣是马洞平阳村人,幼年失怙,靠母亲辛苦养育成长。年少时在田心学校读书,1948年他前往美国谋生,在美墨边境小镇加利哥市埠经营商超40多年,业务蒸蒸日上,成为当地出名的商界名流。马汝荣工作之余心系家乡教育事业发展,“田心,是我出生的地方,有很长的历史,三十年前我也和你们一样生活着,我还没有忘记。”20世纪70年代末,马汝荣就通过书信与学校保持沟通,并给予关怀及资助,“学校已经多年失修,但不知道你们可容许别的人来帮助……故我提议请你们制定五年计划,集资重要事做去,以示改进,增加学生读书兴趣。”

    在频繁往来的信件中,可以看到这位旅美华侨继承着学校先辈们那份拳拳爱国爱乡之心:提出学校的灯火问题,建议增加照明,让学生可以利用晚间时间学习更多知识;帮助学校更换破旧的椅凳,但要保留一套纪念,告诫学生生活的来之不易;关心学校的贫困学生,每学期6元的学杂费由他提供资助;设立黄月英奖教奖学基金,鼓励奋发向上的学生和教职工……

    “教学楼旁这座月英楼就是20世纪80年代初期他捐资兴建的,月英楼以他母亲的名字命名,以纪念含辛茹苦养育他成才的母亲。他也多次回乡,到学校参观指导。”马健全说,一直以来,马汝荣不仅对田心学校、白沙萃英中学、广大中学捐资助学,还在马洞村修建水泥路和自来水工程,造福梓里。他的爱心不仅仅在家乡,还通过树华教育基金会资助祖国边远地区的穷困学生上学。

    随着时代发展,田心学校与许多其他学校一样被撤并了。然而,每一座侨校都是一段浓缩的历史、一份精神的传承。

    百年善举,薪火相传。马大运、马汝荣、马兰芳等爱国爱乡、热心兴学的海内外乡亲从历史中走来,在时代变化中诲人不倦的初心不改。

    (文中所列银信、信件由台山民间银信收藏家关翌春收藏)

    策划/刘运华 叶桃 统筹/王平强 严建广 文/林立竣 黄志荣 图/林立竣 朱磊磊 张华炽

(责任编辑: 吴惠英  二审:王鼎强  三审:王雪晴 )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