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协“委员议事厅”2022年首期节目今日播出
共绘乡村文明“长久之美”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22-05-27 07:10   

市政协“委员议事厅”2022年首期节目今日正式播出,图为节目录制现场。

市政协“委员议事厅”2022年首期节目今日正式播出,图为节目录制现场。 郭永乐 摄

扫一扫看首期节目

扫一扫看首期节目

    □江门日报记者 皇智尧 通讯员 杨双云

    在江海区外海街道金溪社区,居民公约随处可见,街坊邻里一片和谐;在新会区睦洲镇南安村,有80多年历史的旧粮仓摇身一变成为当地村民学习、宣传文明的主阵地;在新会区会城街道茶坑村,梁启超的家教家风影响了一代又一代“茶坑人”……

    当前,江门正全力推进乡村振兴战略,但乡村振兴不仅仅是要让农民“富口袋”,更要“富脑袋”,而加强乡村精神文明建设,便是关键之举。

    经过深入调研、协商座谈、专题研讨等前期筹备,市政协“委员议事厅”2022年首期节目《共绘乡村文明“长久之美”》今日正式播出,市政协委员、基层干部、村民代表、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等在节目现场各抒己见,共商构建乡村精神文明建设长效机制的良策。

    解决“干部干、群众看”难题

    积分制助力用“活”村规民约

    “我们在调研中发现,村民普遍存在一个认识误区,以为振兴乡村就是振兴经济,有钱就行,对精神文明建设不够重视,这样乡村发展就失去了灵魂。”市政协常委陈健威开门见山,抛出了一个现场观众都关注的问题——乡村文明建设对乡村发展到底有何重要意义?

    市农业农村局四级调研员李建新介绍道,文化振兴是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之一,而乡村精神文明建设又是文化振兴的关键,对于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有着重要作用。

    村规民约是农村精神文明建设不可或缺的一环,是一个建制村内全体村民共同认可、共同遵循的行为准则。节目现场,市政协委员、有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基层代表首先聚焦村规民约实施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我了解到,目前全市1056个行政村、267个社区都已经全部完成村规民约(居民公约)的修订。”市政协委员林伟玲结合前期调研经历说道,虽然目前我市已经实现村规民约“全覆盖”,但不少村的村规民约大同小异,有的宣传力度不够,导致村民认识度、关注度、参与度不高,存在着“干部干、群众看”的问题。“我认为村规民约要和村民的切身利益挂钩,让村民成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主人翁’。”

    而近年来,江门其实已经有一些好的探索。“比如,许多村目前已经创新探索实施村规民约积分制管理,以积分兑换奖品,主要是油、米、纸巾等日常用品,来推动村规民约的落实。”市民政局党组成员林靖介绍。

    “我了解到这种模式在江海区已经全面铺开,但积分制能否成为长效机制?后续是否有相关的监管?这种模式又是否能在全市进行推广?”林伟玲在现场提出了不少人心中的疑惑。

    “我认为,只要监管得好,这个积分制可以作为一个长效机制在全市推广,它能让村民更自觉、更乐于遵守村规民约。”江海区礼乐街道英南村作为我省较早探索建立村规民约积分制的村,有着丰富的经验。英南村党总支书记胡日强现场介绍道,该村通过聘请社工机构参与评分、将积分制与党员责任岗制度等结合、链接银行资源授予不同积分水平村民不同贷款优惠利率等,不断提升村民参与度。从2019年至今,积分制已成为该村用“活”村规民约的重要手段。

    乡村文明建设要有主阵地

    推动文明实践遍地开花

    “乡村文明建设要有主阵地,这是打通基层‘神经末梢’,推动文明实践在乡村遍地开花的关键。”节目现场,市政协委员彭德华结合此前“委员体验”的实践,让现场与会嘉宾聚焦到了乡村文明建设的另一大话题——新时代乡村文明实践。

    2019年,新会区睦洲镇南安村把村里有80多年历史的旧粮仓打造成集乡村振兴服务中心、沙田水乡文化展示馆、党建文化广场于一体的多功能新时代文明实践站,引领越来越多村民加入志愿者行列。这两年,南安村的风气越来越好。

    在彭德华看来,依托并发挥新时代文明实践站点的阵地作用,让群众亲身参与文明实践,依靠群众引导群众,是将好的文明风俗传承下去的重要手段。“但如何建立长效机制还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彭德华表示,新时代文明实践站点如何发挥作用、如何推广服务,需要制定一套详细、完整的执行方案,指引基层新时代文明实践工作怎样做、如何推,加快新时代文明实践落地。

    市政协机关派驻鹤山市共和镇党委副书记苏婧,也通过视频连线,向现场人员说出了她在基层实践中遇到的困难。“2018年以来,共和镇搭建了包括1个镇实践所、1个工业城实践站、10个村(社区)实践站、若干个实践点的‘1+1+10+N’的新时代文明实践阵地体系,但在此过程中,我们也遇到了人员、资源配备不均衡和支撑性志愿服务项目不足等问题。”

    对此,市文明办专职副主任王宏波提出了自己的思路。她认为,可以调动各类文化队伍、组织参与文明实践志愿服务,通过“点单—派单—接单—评单”的志愿服务机制精准对接村民精神文化需求。“此外,还可做好阵地资源整合,充分发挥农家书屋、文化广场、乡村学校少年宫等阵地服务作用。”

    农家书屋是我市新时代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另一大项目。据了解,我市2007年启动农家书屋建设,截至2021年底,全市共建成农家书屋1130个,全面覆盖了所有行政村,但目前仍面临着经费投入不足、管理服务能力偏低、阅读氛围不够浓厚等问题。

    为此,彭德华建议,可以依靠社会力量引入外部资源,发动捐赠活动,并把相关活动与农村开展的文化活动结合起来,让村民从“试读书”到“想读书”,再到“爱读书”。

    “长久之美”重在教育

    发挥本土好家教家风作用

    文明离不开教育,而家庭教育又是其中的重要一环,这也是乡村文明实现“长久之美”的源头。

    “一直以来,我们都特别关心乡村的家庭教育问题。想问问市妇联,我市是怎样推动农村家庭教育工作的呢?”节目现场,市政协委员贾翠霞以梁启超“一门三院士,九子皆才俊”为例,说明了好的家教家风对于乡村文明建设的重要性。

    市妇联副主席杨蕾表示,科学的家庭教育,能避免孩子的部分成长问题,对于乡村形成良好的社会风气大有裨益。“为帮助广大农村家长‘科学带娃’,目前市妇联已牵头成立了梁启超家教家风家长学校、市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中心等,并每年依托覆盖村(社区)的妇女儿童之家、家长学校举办线上线下家庭教育大讲堂、‘书香飘万家’家庭亲子阅读等活动。”

    讨论中,贾翠霞还以“枫桥经验”发源地绍兴为例,提出将家教家风建设融入基层社会治理中。“江门各县各村都有很多好的村俗、家风值得推广和传承,这些村俗、家风更接地气,也许能带来更好的推广效果。”

    据杨蕾介绍,目前我市打造了1000多个农村家庭文明建设示范点、家教家风实践基地、家长学校等家教家风阵地,通过组建队伍,组织动员1000多名各级家教家风讲师团成员和1万多名巾帼志愿者,参与农村家庭文明建设。同时,我市各级妇联每年都常态化开展寻找“最美家庭”、创建“美丽家园”“最美庭院(最美阳台)”等活动,并通过巡展、分享会等各种形式,让村民发现身边的美,学习身边的美,以“家庭美、庭院美”促进“乡村美”。

    本期节目最终总结出5个机制,并形成了8条协商清单,分别从机制、团队、阵地、资金、品牌等方面达成议事合力。现场互动环节,市农业农村局和市民政局还就村民关于乡村文化规划、村规民约与本地特色文化结合等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答。

(责任编辑: 吴惠英  二审:王鼎强  三审:司徒俊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