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平市塘口镇自力村:中西合璧的侨乡文化丰碑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22-05-29 07:10   

自力村内青砖灰瓦的传统民居。

自力村内青砖灰瓦的传统民居。

造型精美、中西合璧、风格多样的自力村碉楼。

造型精美、中西合璧、风格多样的自力村碉楼。

居安楼和安庐。

居安楼和安庐。

    走进开平市塘口镇自力村,蓝天白云之下,一座座造型精美、风格多样的碉楼映入眼帘,它们错落有致,或矗立在田野之上,或隐于竹林之间,呈现出一派与众不同的壮美田园风景。充满欧美风情的碉楼与中国乡村风情自然而然地交融在一起,凝成了一抹中西合璧的古朴田园风光。

    作为广东省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开平碉楼与村落享誉中外,自力村则是其中的典型代表。村内现存近代侨乡特色居庐与碉楼共15座,多建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是当地侨胞为保护家乡亲人所兴建的集居住和防御功能、中西建筑艺术于一体的多层塔楼式建筑,建造工艺精美,布局和谐,是开平碉楼兴盛时期的代表。

    文/图 朱磊磊 林立竣

    抵御“两患”

    碉楼承载安居乐业美好愿望

    漫步自力村,恍如走进了中世纪异国他乡的风景画卷,满眼都是欧洲古典式风格的各种建筑,随处可见古希腊的柱廊、哥特式的尖顶、巴洛克的山花、拜占庭的圆形穹顶和伊斯兰的花瓣拱券。在这里,风格迥异的中西建筑风格相互交融和碰撞,光彩依旧,与夏日的鲜花阳光一道,绽放在侨乡的无边风光里。

    自力村位于开平市塘口镇,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立村,村名取其自食其力之意,是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世界文化遗产地——开平碉楼与村落所在地。自力村的碉楼多建于20世纪二三十年代,当时正值国内社会动荡不安,盗贼猖獗,兵匪如毛。加上村子地势低洼,河网密布,水利失修,洪涝之灾频繁。为了抵御“匪患”和“涝患”,当地华侨纷纷在家乡兴建碉楼,保护亲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自立村碉楼大多为集居住、防卫、防涝功能为一体的多层塔楼式建筑。一般为四至六层,窗扉狭小,外有进口的厚钢板,内有粗大的铁栅栏,最里一层才是玻璃窗。楼顶层的四角有一个凸出来的半圆形角堡,俗称“燕子窝”,其底部布有枪眼,可以窥视楼下匪情。

    “这些碉楼均是铁门、铁窗,遍布枪眼,配备了枪械、铜锣、探照灯,储存了大量的粮食,一旦有贼匪入侵,村民躲进碉楼内就可确保安全,令贼匪望楼兴叹,无功而返。”自立村村民介绍,这些碉楼非常坚固,碉楼墙体的结构,有钢筋混凝土的,也有混凝土包青砖的。建筑材料除青砖是本地出产外,铁枝、铁板、水泥等均是从外国进口的。

    中西交融

    中国华侨文化的纪念丰碑

    外形不拘程式,风格别开生面,巧妙地融合了中国乡村建筑文化与西方建筑文化,这让自立村碉楼群成为独特的世界建筑艺术景观。

    作为电影《让子弹飞》的外景拍摄地之一,铭石楼无疑是最吸引人目光的。铭石楼始建于1925年,楼主方润文是自力村人,年轻时去美国芝加哥谋生。他像许多自力村人一样,在经商致富后衣锦还乡,花巨资兴建了铭石楼。该楼由主楼、附楼和庭院组成,总占地面积600平方米。主楼坐西北朝东南,高五层,砖混结构加外墙水泥批荡。其外形壮观,内部陈设豪华,被称为自力村最漂亮的一座碉楼。

    在自力村,能与铭石楼齐名的是云幻楼。不同于铭石楼的奢华,云幻楼更为小巧别致,被称为开平最风雅的碉楼,只因其有开平碉楼中最长的一副对联。对联长达50个字,凹刻在两块木板上,对联上联为:“云龙凤虎际会常怀怎奈壮志莫酬只赢得湖海生涯空山岁月”,下联为:“幻影昙花身世如梦何妨豪情自放无负此阳春烟景大块文章”,横批为:“只谈风月”。据了解,对联由楼主方文娴自撰、自题。方文娴原为私塾教师,年轻时满怀报国豪情,但郁郁不得志。后来,他离家到香港和马来西亚谋生,经商致富后回乡。作为颇有抱负的一介文人,历经人间辛酸苦楚,怀着对时局的一腔愤懑和无奈,奋笔言志,以此宣泄报国无门的郁闷心情。

    自力村碉楼将中国传统乡村建筑文化与西方建筑文化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罕有地体现了近代中西文化在中国乡村的广泛交流,成为中国华侨文化的纪念丰碑和独特的世界建筑艺术景观。楼内保存着完整的家具、生活设施、生产用具和日常生活用品,丰富而有趣,是当时华侨文化与生活的见证。

    盘活碉楼

    全力打造旅游驱动型乡村振兴品牌

    顺着自立村一条小道不断前行,一抬眼,在苍翠欲滴的老树掩映下,两座栖身于村子角落的碉楼突然出现在眼前。

    与周围碉楼有所不同,这里多了一份生机,溪流、水塘、草地、翠竹杂处其间,如同诗意无限的田园农耕画,平添了几分生动。碉楼前,一对夫妻正在细心打理着草坪。这里的一切改变,来自他们在这10年间的努力。

    “这两栋碉楼是居安楼、安庐,都是属于我丈夫的父辈那一代的,我丈夫应该算是第四代传人。”女主人汤惠霞告诉记者,之前自己跟丈夫方伟耀一直在广州工作生活,那时两人都有着不错的收入,日子倒也安逸。

    随着华侨后人纷纷移居海外,方伟耀祖辈留下的碉楼已经十分破旧,成为一片片空巢楼。2012年,方伟耀决定放弃广州的一切,回到开平,在这里落地生根。“我从小在自立村长大,小时候还在碉楼里玩耍,这里是我的根,看着这里被荒废掉,实在不忍心。”方伟耀说,他决定把自己后半生与这里联系在一起。

    然而随着岁月的流逝,碉楼破损严重,门前坑坑洼洼,堆放着各类垃圾,肆意生长的杂草甚至比人还高。方伟耀夫妇回来后,用近十年的时间修复了碉楼的大门、楼梯、门窗等,整理了周边的环境,使碉楼恢复往日的生机,

    转眼间,方伟耀夫妇已在自立村待了10年,总共投入100多万元修葺碉楼,虽然并没有获得什么回报,然而夫妇俩仍乐意去做。“我们这一代不做这件事的话,怎么可能要求下一代去做?”对方伟耀而言,通过他的努力,不仅希望留住过往乡愁,吸引更多年轻人过来,更希望带动更多人关注碉楼,记住过往历史,让越来越多的碉楼重新焕发青春。

    盘活老碉楼,既要承载历史记忆,又要注入新活力。近年来,自力村依托自力村碉楼群,与开平碉楼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合作,积极引入乡村旅游发展项目,全力打造旅游驱动型乡村振兴品牌。村民通过村场入股,充分享受乡村旅游发展带来的红利。同时,通过景区的带动和辐射,村民在周边建起草莓、葡萄采摘园等休闲农业项目,发展集生产、旅游、农产品深加工于一体的观光农业,实现农产品增值、农民增收。

    此外,自力村也积极参与开平市打造粤港澳大湾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华侨华人文化交流合作重大平台建设,依托世遗,推动华侨文化与旅游协同发展。顺利举办粤港澳三地青年齐唱“我爱我的祖国”快闪活动、“2019年粤港澳大湾区世界文化遗产嘉年华”开幕式及粤港澳大湾区青年节交流活动,进一步擦亮自力村世遗华侨文化旅游品牌,推动村民回归、侨心回归。

    延伸阅读

    驸马粽

    在自力村,村民除端午节外,平时也会包粽子吃,特别是老人生日、小孩满月、逢年过节时,一定会包粽子,并且都称自己包的粽子为“驸马粽”。

    据传,在南宋被元朝取代后,方驸马带着公主来到开平定居,他们甚是想念宫廷的美点,于是叫人用本地产的糯米、豆类、肉等做成美点,在尝了点心之后,方驸马又叫下人改进。多次实践之后,点心大可与宫廷的味道相媲美。为了方便携带、存放,方驸马又叫人到大山找来野生的大竹叶和蓢古叶带,将点心包裹起来。该点心很快就在古宅一带流传开来,人们就给它起了个名字——“驸马粽”。

    一直以来,驸马粽因为有着丰富的内涵和典故,凝聚着广大乡亲和海外侨胞的乡情,成为大家津津乐道的集体记忆,寄托了深厚的思乡情怀。

    学者声音

    五邑大学广东侨乡文化研究中心教授谭金花:

    以“共建”促“共享”

    在传统村落发展过程中,要积极鼓励村民参与,实现共建共享。

    独特的碉楼群建筑与村落景观优美、文化资源丰富深厚,这让自力村在发展时有良好的先天条件。在发展过程中,除了要利用好本地传统特色优势外,更要充分尊重原住民意愿。这些居住原住民是村落内的主人翁,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里面,为村落内的碉楼建筑物注入了生生不息的活力。

    因此,在传统古村落的开发过程中,要广泛征求原住民意见,尊重本地群众过往习俗、生活习惯、文化传承等,让原住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只有努力改善传统村落内村民的生活品质,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体群众,才能有效提升发展古村落驱动力,提高其参与传统古村落发展的积极性,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新格局。

(责任编辑: 李万兵 二审:王鼎强 三审:司徒俊杰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