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剧《戴爱莲》即将公演,主创团队、主演团队接受本报采访:
演绎“中国舞蹈之母”艺术报国路
弘扬“人人皆可舞蹈”理念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22-08-05 07:12   

《戴爱莲》大部分场面都依托舞蹈进行演绎,用舞蹈来塑造人物、推进剧情发展。

《戴爱莲》大部分场面都依托舞蹈进行演绎,用舞蹈来塑造人物、推进剧情发展。

 

主创团队在创作中加入了很多民族音乐元素。

主创团队在创作中加入了很多民族音乐元素。

 

近期,演员们进入全力“冲刺”阶段。

近期,演员们进入全力“冲刺”阶段。

 

    8月6日,我市首部以“中国舞蹈之母”戴爱莲为原型创作的大型歌舞剧《戴爱莲》将在江门演艺中心正式公演,并陆续走进广州等地。

    歌舞剧《戴爱莲》由江门市委宣传部、蓬江区政府共同打造、共同主办,联合国内一流的艺术家创作团队精心打造,备受瞩目,众多专家大咖、演艺明星以及主创团队纷纷录制视频为该剧加油助威。日前,该歌舞剧主创团队、主演团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讲述了该剧背后的创作故事。

    文/刘淑君 图/刘淑君 罗霈 王静

    “公演之日定能不负众望”

    “近四年创作路漫漫,从创排、制作、申报、评审到后续的打磨提升,这中间得到了江门市委宣传部、蓬江区政府的大力帮助和支持。我们相信,公演之日定能不负众望,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歌舞剧《戴爱莲》总导演、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系教授李雄辉期待道。

    作为“中国舞蹈之母”,戴爱莲是我国舞蹈艺术先驱者和奠基人之一。如何演绎戴爱莲的艺术报国路,弘扬戴爱莲“人人皆可舞蹈”的理念,打造一台“人人皆可观赏”的剧目,让更多人知道戴爱莲、走近戴爱莲?“戴爱莲先生是一名舞蹈艺术家,用舞剧来演绎故事是我们团队的初始想法,但如果只是按照舞剧的形式去编排,观众不一定能完全看懂。因此,我们就把语言、歌唱和舞蹈结合起来,力求打造一台好看、好玩、好听又能打动人的歌舞剧。”李雄辉表示,歌舞剧融合了舞蹈、音乐、戏剧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包容性很强,既能把中国的传统舞蹈、音乐运用其中,以更加丰富多元的形式来演绎戴爱莲的一生,也能以一种喜闻乐见的形式让观众更直观地体会到戴爱莲的爱国主义精神。

    自2019年创排之初,李雄辉就带领主创团队多次深入戴爱莲故乡江门进行采风,搜集翻阅大量的文字、图片、音像资料,对剧本、乐谱、艺术构思、舞美设计等进行反复打磨,力求将歌舞剧《戴爱莲》打造得更加完美精致、更有艺术水准。

    直到正式进入排演阶段,秉承“一切为主角服务,一切为剧情服务”这个宗旨,李雄辉带领约40名演员全情投入,不厌其烦地花了将近一年时间,对演员进行打磨培训,一点一滴在舞台上摸爬滚打,边排练边改进剧本和舞美设计。

    “舞台上,演员的台词、舞蹈动作,以及道具、灯光的变化,都要严丝合缝,一点也马虎不得。”李雄辉透露,为了更贴合戴爱莲的人物形象,歌舞剧运用了蒙太奇的手法,把芭蕾、现代舞、民族舞巧妙融合在舞台上,力求为观众打造一场视觉盛宴。“随着排演的深入,我们对戴爱莲先生的尊敬之情就更深一分。演员们长时间全情投入,这是很不容易的。我们希望用行动传承戴爱莲先生不畏艰辛、排除万难的精神品质,用作品向戴爱莲先生致敬。”李雄辉说。

    反复打磨增强作品艺术感染力

    歌舞剧《戴爱莲》融合了舞蹈、音乐、戏剧等多种艺术表现形式,除了由李雄辉担任总导演外,还由著名音乐人、作曲家刘岳担任音乐总监,中央戏剧学院舞剧系教授朱晗担任舞蹈总监,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教授、博士生导师边文彤担任舞美总监。

    “舞蹈编排”“音乐创作”“舞美设计”是歌舞剧《戴爱莲》的三大重要元素。为把作品打造得更加完美精致、更富艺术水准,主创团队对剧本、乐谱、艺术构思、舞美设计等多方进行反复打磨,以独特的叙述方式,增强作品的艺术感染力。

    针对舞蹈编排,朱晗透露,本部歌舞剧设计了众多舞蹈,既有西方的芭蕾,也有中国本土的民族舞,还有现代舞。除了部分场面以演唱形式进行,大部分场面都需要依托舞蹈进行演绎,用舞蹈来塑造人物、推进剧情发展。

    同时,朱晗也坦言,戴爱莲的一生几乎就是中国舞蹈史的一段缩影,其中涉及的历史时期跨度大、涵盖面广,这给舞蹈编排带来了不少挑战。对此,朱晗带领编舞团队重点演绎了戴爱莲生平跳过的舞蹈。例如,由戴爱莲于1941年在香港创作并表演的独舞《东江》,鼓舞了当时的中国人民,也在中国舞蹈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通过翻阅大量的历史资料,结合当代观众的审美视角,我们对这段舞蹈进行了浓缩和凝练,力求在舞台上展现出戴爱莲先生的神韵。”朱晗说。

    就音乐创作而言,“多样性”是这部剧音乐创作的首要特点。“《戴爱莲》这部剧的音乐要在文学的基础上扩展出更多维的审美,与舞蹈融为一体,再现戴爱莲先生波澜壮阔的一生。”刘岳表示,戴爱莲的传奇经历让这部剧的叙述逻辑具有多样性,他们要相应地把东西方音乐融入其中,保持作品的统一性。“比如,戴爱莲小时候在英国学舞蹈,我们用了古典音乐;后来学习爵士舞,就切换为现代音乐;再后来,她在抗日战争期间深入中国乡村去采风,相应地我们在创作中加入了很多民族音乐元素,如苗族、土家族、藏族旋律音调,以及纯打击乐。”

    值得一提的是,在《戴爱莲》最后一幕,刘岳原创的一曲《信仰》,用音节来辅助叙述当时89岁的戴爱莲庄严宣誓,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我们把戴爱莲先生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仰,以及对舞蹈事业的追求融入音乐当中,《信仰》就是全剧精神的提炼。”据刘岳介绍,这是贯穿《戴爱莲》创排打磨全过程的一首曲目,而戴爱莲入党宣誓是他们讨论最多的一场戏,也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场戏。

    而在舞美设计方面,边文彤在研究史料的基础上,通过艺术化处理,在舞台上还原历史背景,引领观众回到戴爱莲所处的时代。

    《戴爱莲》以倒叙的方式,回顾戴爱莲的人生轨迹,在舞美的设计、创作及呈现方面打造了约30个场景。“戴爱莲先生有国内、国外的生活经历,在舞台视觉形象上需要充分顾及。”边文彤透露,为了让观众有更立体的体验,剧场采用LED大屏幕的多媒体舞台置景,运用解构的方式,强化富有象征意味的场景搭建,带领观众更直观地感受时空的变换,进一步融入剧情。

    让角色住进身体,让历史活起来

    歌舞剧《戴爱莲》以戴爱莲与叶浅予在爱情和艺术上相互扶持为故事背景,演绎了戴爱莲先生作为一名华侨对祖国的无限热爱,以及她对中国舞蹈艺术的追求、探索、教育和普及,推动中国舞蹈在世界绽放璀璨艺术光华的传奇一生,折射出中国人民历经苦难、浴火重生的伟大民族精神。

    记者了解到,该剧约有40名演员参与其中,大部分为江门本地演员。其中,主演团队共有5人,4名女演员饰演不同年龄的戴爱莲,1名男演员饰演叶浅予。为呈现出更好的演出水平和艺术效果,演员们进行了一年左右的培训和打磨,最近几天更是进入全力“冲刺”阶段,每天至少排练12小时,力求让角色住进身体,让历史活起来。

    王琳瑶是青年戴爱莲的扮演者,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具有良好的舞蹈基础。为了演好角色,王琳瑶不仅翻阅了大量书籍资料,还尝试通过写小传来了解戴爱莲的生平经历。王琳瑶表示,在演绎青年戴爱莲的过程中,最具挑战的是要理解好戴爱莲与叶浅予之间的感情。“对戏的时候,我会更多关注男主角的眼睛,私底下也加强沟通,努力和男演员培养出一种表演默契,更好地诠释歌舞剧中的这段感情。”

    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刘亭希,也在本次剧中饰演青年戴爱莲。刘亭希从小在江门长大,对于戴爱莲的传奇故事耳熟能详,她希望通过歌舞剧《戴爱莲》,让更多人知道“中国舞蹈之母”戴爱莲的故乡就在江门。刘亭希说,她最喜欢的一幕是剧中戴爱莲和所有演员一起跳舞的场景,“当我说完独白,跟大家一起跳舞的时候,仿佛我就是戴爱莲先生,所有人都能感觉到舞蹈给我们带来的快乐”。

    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四级主任科员徐璐饰演老年戴爱莲。剧中,老年戴爱莲高喊“我热爱我的祖国,我热爱党,我热爱我的舞蹈”的一幕,给徐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演活这个角色,在演出前,她从语气、神态、动作、节奏等方面进行调整,力求符合人物当时的年龄状态,演出“年龄感”;同时,通过研读戴爱莲的一生经历,深刻体会剧情和台词,调动情绪,演出“激情感”。

    紫茶小学学生、戴爱莲文化艺术中心学生陈思睿饰演童年戴爱莲。陈思睿告诉记者,知道能够参演,感到非常荣幸,每天在学校上完课后就会抽时间参加排练,“童年戴爱莲的性格比较活泼好动,而我比较文静,所以我在家里反复练习动作,希望可以更好地融入角色当中”。

    市广播电视台主持人、全媒体新闻中心播音主持部主任桑云霄饰演叶浅予。在桑云霄看来,叶浅予是戴爱莲背后的男人。剧中,戴爱莲和叶浅予两人互相扶持的故事,深深打动了桑云霄。“最令我触动的是,戴爱莲生病后需要到香港接受治疗,叶浅予被迫与她分开时展现出来的无可奈何,只能通过一段撕心裂肺的歌唱来表达那种无力感。唱完歌之后,叶浅予又和戴爱莲重逢,两人彼此关心又互相鼓舞坚持走下去,这段故事十分动人,也让我明白,戴爱莲成功的背后,有着叶浅予的默默付出。”桑云霄说。

(责任编辑: 李芳菲  二审:庄英业  三审:钟建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