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棵树的自我修养
新会古树名木“长寿秘诀”的自述

来源:江门日报  发表时间:2022-12-08 07:15   

新会区机关幼儿园里,一棵杧果树陪伴孩子们成长。

新会区机关幼儿园里,一棵杧果树陪伴孩子们成长。 黄胜 摄

    本版策划/统筹 冯瑶君

    本版文/图 冯瑶君 钟珍玲 任晓盈 黄胜

    筑牢生态屏障 守护绿水青山

    古树名木被称之为“活文物”,它们不仅是一座城市历史文化的载体,更是一座城市良好自然生态环境最好的见证。截至目前,新会发现古树名木265棵,其中,树龄超过500年的古树1棵,300-500年古树14棵,100-300年古树248棵,名木2棵。名木中,一棵是闻名天下的小鸟天堂古榕树,树龄400多年;另一棵是位于新会区机关幼儿园内的杧果树,树龄80多年。

    自2021年开始,新会区自然资源局陆续对城区的古树名木重新进行全面调查,并建立“一树一档案”,实行专人管理。为加大古树名木保护的资金投入,在往年基础上增加古树名木保护预算,加强古树名木日常管护工作,定期施肥、修剪,对长势不良的树木进行复壮,采取追肥、加大地表通气、扩大围护范围等措施,确保正常生长,促进古树复壮。

    古树名木普遍树龄较高,遭遇台风、暴雨等极端天气和病虫害影响时,容易出现倾斜、倒伏、折断、蛀干等生长事故。而古树名木的日常维护、修复和施救往往需要投入较多的人力、物力。为了解决这一难点,今年10月,负责部分古树名木管护业务的江门新会北控绿润城市服务有限公司为古树进行投保,平安财险江门中心支公司成功签出江门市首单商业性古树名木保护救治保险,为新会区5棵超百年的古树提供共计25万元的救治修复保障金额。

    在日常管理方面,新会区开展了一些保护措施。为做好日常保护古树名木的工作,按照古树名木的相关管理办法,为265棵古树名木确定管护责任单位。

    新会区充分利用丰富的古树名木资源,将古树名木的所在地建设成为集健身、休闲、游乐和科普宣传相结合的场所,扩大其知名度。目前,建成的古树公园有三江镇思仁古树公园、双水镇大堂古树公园、睦洲镇莲子塘古树摄影公园、崖门镇坑口格木古树公园和沙堆镇独联古树公园。其中,坑口格木古树公园获授予“广东省古树公园”称号。

    为全面、准确掌握全区古树名木现状与动态,新会区建立了古树名木信息管理系统。在新会区国土空间规划“一张图”信息平台,建立专项规划分类,把古树名木测绘数据正射影像信息上图,明确保护范围和数量,充分利用国土空间规划基础信息平台开展更直观的保护、开发和利用工作,有效解决了传统保护方式无法解决的问题,为古树名木保护和发展提供了新路径。

    三江镇思仁公园老樟树

    我喜欢与鸟儿村民做伴

    体检小结

    我是三江镇思仁公园里的老樟树,今年700多岁,算起来,应该是新会最年长的一棵树。也许,很多人会感到惊讶,这么大岁数了,我的身体还好吗?

三江镇思仁公园老樟树

三江镇思仁公园老樟树

    我扎根思仁公园蛇山脚下一侧的山岩上,每天来公园散步的人,必从我的身旁经过,一到夏天,绿荫如盖。虽然树干盘旋交错,看起来老态龙钟,但我依然充满活力。在寒冷的冬天,很多树叶都凋零了,但我的叶子还是密密层层,我的身体还不错吧。

    我的身高有10多米,树干需要三四个人才能合抱。因为年纪大,加上每天日晒雨淋、有时要面对台风骤雨,管护单位担心发生意外,所以,在我的身体一侧拄上“拐杖”(铁架子)。现在,我感觉更好了,一年四季,我和其他树一样,会发新芽,也会结果,平时有很多鸟儿、到公园散步的村民陪伴我,生活在这里,我感觉很舒心。

    有关我是何时在此落地生根的,其实我已不记清了,也没有人掌握到确切的信息。据管护单位、新江村的老人说,新江村立村之时,我已经长成。

    长寿秘诀

    历经700多年的风霜,我遭遇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变故,但我选择坦然面对,一直保持着心中有阳光。

    大概300多年前,一只鸟儿衔来一粒细叶榕种子,掉落在我身旁,细叶榕越长越靠近,慢慢地与我合抱在一起。100多年前,一只鸟儿吃了大叶榕的种子后飞到我的身上休息,它掉落的粪便里有大叶榕的种子,种子落地生根,越长越茂盛,也开始围绕着我生长。也许有人会认为,三棵树长到一起,会争夺生存空间,斗得你死我活。恰恰相反,我觉得这是命运的安排,我并不排斥它们。事实证明,我们确实可以共同生长,相互依靠。现在,我们已不分彼此、情同手足,人们称之为“三合树”。

    不知道是年纪太大还是被虫蛀过,我的树干是空心的,形成了一个大树洞。我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更加坚强。抗战时期,日本人屠杀当地群众,几名村民逃到思仁公园,钻入树洞躲避日本人追杀,逃过一劫。新中国成立后,孩子们经常钻入树洞玩耍。但是,后来我受到白蚁侵蚀,村民在上世纪80年代用水泥把树洞封住了。虽然经历风风雨雨,我依然安然无恙。

    说到长寿的秘诀,不知是我给细叶榕和大叶榕提供了营养,还是它们从我身上汲取了养分,我们的生命力更加顽强了。不得不提的是思仁公园里的一方水土。在这里,共有10棵百年以上的古树,包括樟树、榕树、铁冬青、山蒲桃等,是名副其实的古树公园。

    为了保护好我的身体,管护单位经常为我做体检,为我清除杂草杂物、处理病虫害、施肥。我喜欢与周边环境、鸟儿、村民做伴,我觉得最好的保护,是维持思仁公园良好的原生态,让我每天都能见到阳光和鸟儿,听到人们的欢声笑语。

    会城街道红棉雅苑古木棉

    人们的爱温暖了我

    体检小结

    我扎根新会区会城街道城区428年了,大家都说,在城区高楼林立的环境里,我是那一抹特别的风景,偏安一隅笑看世间风云。我也不是空有年岁的,这么多年来,我努力成长,如今我的树干高达28米,树冠的直径27米,占地近600平方米。

会城街道红棉雅苑古木棉

会城街道红棉雅苑古木棉

    我是木棉树,也被称为“英雄树”,我有着我的坚持和骄傲,无论经过多少岁月的洗礼,我始终站得笔直,人们都称我为“木棉之王”,尽显阳刚之气。现在,我每年还会开花,而且花型较大,花瓣比一般的木棉花要厚实润泽,每年都有很多人专门来到我跟前,把花捡回家去纪念。我每年花期都要比其他的木棉树晚半个月左右,专家说,可能是因为我太老太高,对季节与气候的反应慢一些。市民都说,晚点开花没关系,我能健健康康的就行了,还笑称姗姗来迟才能显示出我的王者气度。

    长寿秘诀

    我活得有点久,对于儿时的记忆也有点模糊了。依稀记得,我是明朝万历年间被栽种在龙兴观的,后来,道观几经易名、重修,甚至最后倒塌,我还是坚守在原地。再到后来兴建新会通用机械厂、地块改造成为商住用地,高楼拔起建成“红棉雅苑”,我仍然以不变应万变。也许就是这份平常心,让我笑对世间变幻吧。当然,经过历史磨炼,我也成了这座城市的一个文化象征,大家更加敬重我,也自觉爱护我,这让我生活得更舒心。平日里,有园林工作人员关注着我的身体状况,他们会根据我的生长需要,为我补充水分和多种营养,还为我进行清理寄生物、施肥、灭杀白蚁等管护工作。相关部门还邀请了专家定期为我做全面的体检,建立健康档案,开展复壮工作。大家的精心呵护让我的身体更加健壮,人人都夸我风采不减当年。

    说到我的成长经历,还颇具传奇色彩。我经历了很多特殊的时期,例如日寇侵华期间,铁蹄踏邑,看着我的家园被破坏,人们在艰苦斗争,我也是非常着急。当时有日本人举起屠刀砍向我,也许是我的树干太硬了,又或许是冥冥中有安排,他们没有成功,反而被吓退了。我的一些经历,被人们当作故事一直流传着,当中也蕴含着爱树护树的思想,故事愈发神奇,大家对我也愈发爱护。我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深厚情感,是大家温暖了我的岁月。

    新会实验幼儿园腊肠树

    我努力开枝散叶 传递爱与希望

    体检小结

    我是一棵拥有百年树龄的腊肠树,又名阿勃勒、波斯皂荚,原产南亚和东南亚,我的树名因为荚果形似食用的腊肠而得名,开花时在无叶的树枝上挂满金灿灿的花序,缤纷壮观。

新会实验幼儿园腊肠树

新会实验幼儿园腊肠树

    据说在清朝,“岭南第一状元”莫宣卿的后人将我从南洋带回家乡新会,栽种于莫家祠堂大院,大院现改建为新会实验幼儿园。日月更替,我开花结果、开枝散叶,如今已长到17米高,胸围193厘米,平均冠幅13.5米,是国家三级古树,我在幼儿园庇护了一代又一代小朋友,伴随他们茁壮成长。

    长寿秘诀

    我是江门地区古树名木中唯一的腊肠树,同时在侨乡历史文化、华侨文化和生态文化上均具有很高的价值,我长寿的秘诀究竟是什么?让我一一告诉你。

    早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当时的新会县政府拆除莫家祠堂大院,在原址新建新会实验幼儿园大楼,我的身体占据了建筑地块。为了解决保护我和建筑大楼之间的矛盾,著名建筑设计师钟雪先生设计出将我的主干藏在大楼的首层室内,从首层天花留一个小洞,让树冠从二楼天台露出的建筑方案,达到既完成建筑工程,又达到保护我的目的,于是便形成今天我生长在这现代楼房里面的奇观。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不断长大,天花板上原有狭小的洞口已经不能容纳我,天花板逐渐侵蚀古树韧皮部,危及我的健康。为此,新会区绿委办实施百年腊肠树生境修复工程,将原来的天花板凿开,恢复我的韧皮部导管营养输送功能,同时,为了解决天花开洞后下雨雨水倒灌室内的问题,绿委办的工程师在我的外围设计了用玻璃和不锈钢包围的透明保护罩,并在保护罩里构建了通风和排水系统,让雨水沿着保护罩流向下水道,达到既保护我的生长,又将我与室内环境隔开,保持室内卫生的目的。另外,在二楼天台为我添加石椅围栏,在保护我的同时防止小朋友掉落夹伤,以满足幼儿园户外活动场所的需要。

    世人称我为“腊肠树”,因为我能结出无数像腊肠一样的豆荚,而实验幼儿园的师生则爱称我为“耳环树”,因为我的花朵有个小弯钩,跟普通耳环一样可以别在耳朵上。

    每年的6-8月是我的花期,满树都是长串状金黄色花朵,随风飘曳,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美。小朋友尤其喜欢收集我的花朵用来做手工,还会受我启发制作墙绘美化校园。

    在我的身旁,还有由慈善家罗世文先生捐赠兴建的爱花亭,亭子两侧写有对联“前人种树手拉手,后人育苗心连心”,一字一句均与我息息相关——我被有心人播下种子,在后世人的悉心栽培下茁壮成长,至今育成参天大树,我的优秀“基因”种子还被精心培育成树苗,而后分发至实验集团旗下的各所学校里栽种,继续开枝散叶,传递爱与希望。

    多年来,新会实验幼儿园对我爱护有加,并以古树为主题对小朋友开展生态启蒙教育,开设丰富的校本课程,小朋友喜欢围着我看书、做游戏,老师也喜欢来到我身边开展团建活动,我是江门华侨和海外间文化交流的“活文物”,更是新会长久以来爱惜树木传统文化的见证。

    新会区机关幼儿园杧果树

    我是孩子们的“树老师”

    体检小结

    我是新会区机关幼儿园里的一棵杧果树,高十多米,属于漆树科常绿大乔木,老家在印度,果实味道甘醇,形色美艳,是著名的热带水果,被誉为“热带水果之王”。

新会区机关幼儿园杧果树

新会区机关幼儿园杧果树

    安居故事

    民国初年,在南洋谋生的新会莫姓家族人品尝到我们这种优良的品种,千里迢迢把我的果核从南洋带回新会,种在莫家祠堂旁的果园中。1955年,莫家果园被纳入新会区机关幼儿园范围。我结出的果实皮薄个大,不少重量超过0.5公斤,且果香浓郁,味道香甜。

    1958年,周恩来总理到新会视察工作,正值我的果实成熟季,于是,人们从我身上采摘下果实招待总理。后来,周总理委托秘书以给时任新会县委第一书记的党向民同志治病的名义支付了土特产费用200元。党向民考虑到周总理视察期间曾品尝了我的果实,于是,将部分钱转交给幼儿园,幼儿园用来买了一幅天安门图案的织锦画,余下的钱给小朋友买了玩具。

    周总理严于律己、清正廉洁的作风,对广大党员干部廉洁从政具有深刻的教育意义。

    亲手体验采摘、催熟苹果实验、互相分享美味……每年6月,我的果实成熟,幼儿园的老师都会带领孩子们使用长柄网兜,亲手体验一把摘果的乐趣。由于我的果实数量有限,老师会让孩子们一起分享,让他们体验分享的快乐。同时,还使用我的果实来做实验,用塑料袋将我的果实和苹果装在一起进行催熟。每当果子成熟时,幼儿园还会在我的周围设置围栏,防止高处的果子掉落伤到孩子们。

    我还是孩子们的“玩伴”以及画画的素材。老鹰捉小鸡、手拉手呼啦圈、木头人……我位于幼儿园的小操场上,在活动时间,孩子们喜欢围着我做游戏。每当节假日,我还会饶有兴致地观看孩子们排练节目。

    在教室的墙壁上,展示了很多孩子们的涂鸦作品,我是其中重要的角色之一。

    如今,我已有84岁,陪伴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小树苗”的成长,被幼儿园的孩子们亲切地称为“树老师”。

(责任编辑: 吴惠英  二审:司徒俊杰  三审:钟建基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