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一位“广东妈妈”,两家别样团圆

来源:南方+  发表时间:2020-02-09 20:07   

2月8日,元宵节。

惠州市惠东县马小芬家里,两个孩子吃着汤圆,与爷爷奶奶过节,他们的妈妈没法与他们一起。

此时,马小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在惠东巽寮的隔离区,她与另两个远道而来的孩子过起了元宵节。

从武汉到巽寮度假的游客邬先生一家六口有四人确诊为新冠肺炎,两个幼童无人照顾。身为基层干部的马小芬,把自己的孩子安置到爷爷奶奶家后,挑起了“临时妈妈”的重任。

在隔离区,“广东妈妈”陪孩子玩游戏、给孩子洗澡、哄入睡、抚慰情绪……悉心照顾着这两名儿童。

在这个特别的节日里,南方+记者在马小芬的家,看到了4日未见的母子视频聊天的一刻。

一根网线,串起了两个家庭,四个孩子和他们共同的“妈妈”。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9/8814f43b-48e4-44d7-805e-7b3462e1ccdf.png

▲ 戳视频看两个家庭4个小孩的温情一刻。

详细报道>>>

1家6口4人确诊,2名幼童谁照顾?

单亲妈妈放下自家两娃当起“广东妈妈”

——“肚子里的小鱼有跟你说话吗?”

——“它们在里面游来游去的。”

这是惠州市惠东县巽寮滨海旅游度假区文化站工作人员马小芬自创的“钓鱼游戏”。从2月5日下午开始,她每天都这样在当地隔离观察点哄孩子。

那并不是她的孩子。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697bb1d162504ffc8f00ee4ded1833ee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2月4日,从武汉到巽寮湾度假的游客邬先生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第二天,他的3位家人由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也被送往定点医院隔离治疗,6日均被确诊。一家六口,只留下了8岁的萍萍(姐姐)和4岁的安安(妹妹)。

两个孩子属于密切接触者(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需要单独隔离观察。可家人都不在身边,谁来照顾呢?马小芬身为基层干部,出于“一种责任心”,挑起了这个重担。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0cdcd714a4c840fca23f9680fedc6618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我只是换了个岗位”

马小芬和邬先生一家人原本就认识。受疫情影响,邬先生一家在入住巽寮湾后,便被隔离起来。马小芬刚好负责这家人所在片区的跟踪管理,跟他们打过几次交道。

根据官方公开的信息,邬先生2月4日被确诊感染。当天,他的家人被单独隔离观察,同层楼的旅客和片区的工作人员也进行了核酸检测。

马小芬得知消息后,第一次感到害怕。她也接受了核酸检测,除了担心自己的身体,她更担心自己的两个孩子:“我不能再跟孩子一起住了。”当晚,她就打定主意,要把孩子送去爷爷奶奶家照顾。

2月5日上午,邬先生另外3名家人首次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也被送往定点收治医院隔离治疗。只留下了年纪尚小的萍萍和安安,谁来照顾她们呢?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65435c019827405683fdb86e73e2d7f6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邬先生一家人在武汉的邻居刚好也在巽寮,当地政府原本想请邻居帮忙看护。但由于邻居家有一名自闭症孩子要照料,没有余力再多照顾两个孩子。

一筹莫展之际,马小芬(核酸检测结果为阴性)扛起了这个担子。“我接触过确诊患者,也不能再接触自己的孩子,刚好可以照顾这两个孩子。”

马小芬觉得,作为一名基层干部,在疫情来临时,冲在防控一线是自己的职责。“我只是换了个岗位,原来是片区包干,现在是照顾孩子。”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马小芬多多少少也有担心和害怕。但她并不感到恐惧:“孩子核酸检测是阴性,我关键是要做好科学防护。”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e1a048956ec04b62b0959931ae3a0e0a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绝对不能发脾气”

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马小芬带娃自有一套,当起“广东妈妈”也驾轻就熟。对她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第一天怎么给孩子洗澡。

“孩子的家人确诊了,她们身上的衣服肯定还有家人的痕迹。”马小芬格外小心防护,在帮孩子洗完澡后,将她们的衣服进行了高温消毒。

除此之外,照顾孩子的过程基本没发生什么状况。白天,马小芬常陪着两个孩子做游戏,玩捉迷藏,玩累了就看看电视;晚上,帮孩子洗澡,大概21时左右哄她们入睡。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92ad05b4fbfd43e9a653d1f0895255e5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两个孩子很简单的。”马小芬说,萍萍安静乖巧,安安年纪小,会调皮一些。她常常用零食奖励两个孩子,让她们乖乖听话。

如果遇到孩子有情绪,马小芬也有她的办法。妹妹有时候会闹情绪大哭,这个时候,马小芬一般会先“冷处理”。过后,她便会去安抚孩子:“你在哭,阿姨怎么会知道你在说什么呢?你不要哭,慢慢跟阿姨讲……”

只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孩子们越来越想妈妈。“我想找妈妈”,听到孩子这样说,马小芬就会让她们用微信和妈妈视频。孩子们的情绪也会有所缓解。

“两个孩子还小,不太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马小芬心疼孩子们,她叮嘱自己,不论孩子多任性,绝对不能发脾气。“孩子们现在需要的是安慰,发脾气她们会害怕的。”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d3addf0019eb4f33b02a434a80d65832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想到了最坏的结果”

从包干区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马小芬就“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她说自己用“比较轻的口吻”,跟自己的孩子“简单做了交代”。

“我跟他们说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要好好学习。要多读书,很多东西都能从书中找到答案。”她说。

其实,马小芬凡事做好最坏的打算,是从2013年开始的。那一年,她的丈夫去世了。

据惠东县武装部政委屈国柱介绍,马小芬的丈夫是一名退伍军人,2008年转业到巽寮政府工作,2013年不幸因公殉职。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c2b77554626746d8a51daa5eb6a8c436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这些年来,马小芬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孩子。现在,她的孩子都已经读小学了,大儿子11岁读四年级,小儿子8岁读二年级。

疫情发生后,她每天要去包干区轮值,跟踪管理湖北籍旅客的健康状况。两个孩子独自在家,她会提前准备好饭菜,拜托邻居时不时去“看一下”。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8/aaaf51ab907f44b7881fb18f2deed2d0_batchwm.jpg?x-oss-process=style/w640

为了孩子的安全,马小芬每次值完班回家前,都会先洗个澡,再换一套干净的衣服。可是,当她的包干区出现疫情后,她就决定把孩子送到爷爷奶奶家,全心“战疫”。

小儿子年纪小,对疫情并不上心;大儿子比较成熟,多少会有些担心。“老大自己会去关注疫情的进展,研究这个病毒。”马小芬告诉记者,大儿子在得知她去照顾隔离女童后,不断问家人:“为什么有危险,妈妈还要去?”

马小芬坚信,孩子终究会理解妈妈的选择。

注:文中萍萍和安安为化名。

说明: https://pic.nfapp.southcn.com/nfplus/ossfs/pic/xy/202002/09/d76b9749-b851-410d-b08e-05f143ba213c.jpg?x-oss-process=style/w640

【采写】于蕾

【摄影/摄像】王昌辉

【视频剪辑/配音/特效】莫依蓉 吴冠霖 崔格僖

【海报设计】黄红鹰  邱洪添

 

(责任编辑:谭熏清 )
分享到: 0